關於部落格
  • 98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冥府誌-判官室的日常


間曲01-判官室的日常

 
這是個與平日沒什麼差別的普通日子,風和日麗、青天白雲的好不正常。太陽公公掛在天上,散發熱力愉悅的荼毒著芸芸眾生,慢吞吞漂浮在藍底上的白雲也悠悠哉哉,看著下面的來來去去,悠游的在空中晃了晃,自我的完全不肯施予下方一點有用的陰影。日頭的快樂光線在空中翻轉的風姿萬千,在各色人馬的額上也給散出一道道的刺眼光線,百般聊賴的雲朵瞄了一眼,挑了挑眉仍舊是什麼動作都沒有。於是乎,炎夏的日正當頭裡,悠哉過頭的白雲配上正HIGH的陽光,讓眾人在這人世間交轉編織成一首首的詠嘆調。
 
不同於陽間的酷暑的蒸騰,陰間裡的天氣總是沒什麼天差地別的可怕氣溫,尤其是在冷氣不用錢的冥府裡,更是跟暑這個字完全絕緣。但弔詭的是閻羅殿裡的判官室中,卻不停出現陣陣喊熱的聲音。
 
 
「好熱………」拿著鋼筆的文判官邊認真工作邊拿著畫有詭異圖案的扇子(據說是宋帝王拿回來的舶來品)來回的搧呀搧的……,好吧,如果拿著文書摺紙飛機和在公文書上亂寫亂畫的行動算是認真的話,那文判官是非常認真的在…工作著。
 
「那…判官大人要不要喝點涼水?」明顯的抱怨迴盪在室內,一旁短短小小看起來約莫只有半人高的青色小鬼怯怯的問了問,如果細心觀察的話,就可以看到他拿著文件的手在說話的同時也跟著抖了抖。
  
「喔?你是新來的吧?」文判官看了一眼,掀起了個優雅微笑,微瞇的眼頗有興味的看著在一旁沒見過、透著青綠色的精怪小鬼。
  
「呃……是!小的是新來的!判…判官…大…大人,怎…怎麼了嗎?」
  
「喔,沒事。」回了個淺笑,看著眼前的小鬼抖的跟秋天落葉完全有得比,敲了敲指納悶著:是精怪的審美觀跟一般人不同嗎?怎麼會抖成這樣呢?(秦廣王:如果你忘記上次那個新來的、暱稱為鞭炮紅的傢伙到最後是啥下場的話,好吧,只看文判你的臉的話是的確溫文儒雅…)
  
「那…那大人,要、要來杯涼水嗎?」看著長官彎起的嘴角似乎沒有惡意,心中的害怕稍稍平撫了些,暗綠色小鬼清了清喉嚨提出了疑問,雖然前輩都說要非常小心這位大人,但隨機應變總不會錯了吧?
  
「唔…也好。…好吧,水溝綠你去給我拿杯涼水過來吧…」擺了擺手,想著也許所謂的新手大概就是這樣吧,示意對方去給自己添背冰水來,雖然自己是比較喜歡人間所謂不營養的飲料。
  
「水…水溝綠??呃,大人,是在喚我嗎?」水溝綠色的小鬼愣了愣,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枯爪般的小手,唔,這顏色叫做水溝綠嗎?判官大人真厲害,連比喻都與眾不同啊!(與眾不同的是你的腦袋吧…)
  
「嗯。總之以後我喚你水溝綠你就要應,知道嗎?水溝綠?」
  
「喔…是!」研究自己的膚色想著"水溝"是什麼的小鬼低聲應著,完全沒想到今後自己的人生就是只能掛著水溝綠這個悲哀稱號,還興趣盎然的想像著水溝會不會是種青青翠翠玉石或是漂亮大樹,完全沒想到那東西根本只是人間排放廢物髒水用的水道……。順著長官的意思,水溝綠乖巧(更應該說是害怕?)的退下去給上司弄杯涼水過來。
  
「唉唉,這種天氣完全不能辦公嘛真是……熱死了!!熱死人啦!!!!」水溝綠退出室內後,文判官隨即崩毀形象的在書案上無賴般的趴著,無視眼前巨大高聳的公文堆,搖晃著頭在桌上翻過來又翻過去的,絕對是幼稚屁孩的行為卻動作的極端熟練,看左右翻來翻去卻又絕對不會弄倒文件山的熟練動作就可知一般。
  
眼前的無賴叫做文衍,是隸屬地府閻王殿的文判官,興趣是讓死氣沉沉的地府裡多點生氣,雖然這個偉大樂趣的時候每次都被自己搭檔冷然的吐槽:"我們已經死了,不需要什麼生氣。"

        文衍生的一張線條溫雅的臉蛋,唇角總是恰如其分上勾著,身上滿溢著書卷氣的氣質,溫和的眉眼搭上細金邊框的眼鏡,絕對是個能上最有保障好老公排行榜的好皮相。雖然外表如此的讓人信賴,不過可歎的是文判官才不會是個乖乖坐椅子改公文的傢伙,光看文案上層層疊著的公文,向來只有萬丈高樓平地起而完全沒有今日事今日畢的不下陷情況就知道實際上文判官的個性是個怎麼樣爛人。這情況也讓其上司,現今第一閻羅‧秦廣王(同時也號稱歷代最操勞的秦廣王)和搭檔‧武判官有:"當初,地藏王大人和前秦廣是不是給這傢伙的臉蛋給騙了……"的感覺。不過可惜的是前秦廣眼光精的很,事實上文衍的確很厲害,總是能讓公文再多一張就能坍塌的時候不偏不倚的正巧處理完應有的份量,處理完的份移下的缺口永遠都能剛剛好的堆上新的而保持著微妙的平衡,所以文判官的房內案上,總是有如山高的公文堆,但卻沒發生過任何崩塌事件。但這又讓現任秦廣王和武判官很是無奈,既然能夠精準的判斷公文堆到什麼程度會倒,也能夠在要倒之前飛快的處理好公文不讓它發生土石流災難,但怎麼這份用心就是不會好好的發揮在平常…。
 
 
「……這裡是地府。」

           在文判官在桌上邊喊熱邊進行翻完左邊翻右邊、翻完右邊翻左邊的動作,不知道進行到第幾個回合的時候,一道飽含著無奈的嗓音傳來。
  
「唷,武判,是你啊。」挑了挑眉,文衍撐起了上身抬眼看著正踏入自己辦公室的搭檔,不過倒是完全沒打算收歛那副崩壞陰間所有女性夢想的痞子樣,反正武判也不是沒看過自己私底下的樣子,又何必花費力氣裝模作樣的維持形象呢。
 
「我知道這裡是地府啊。倒是你怎麼有空過來呢?」文衍用單手撐著下顎,懶洋洋的看著聽到疑問後臉上寫滿"我很無奈"的武判官。
  
「地府不會熱,公文。」來人在對方案上放上一杯從青綠鬼手上拿來的冰水,平淡的開了口。武判一句話就交代話裡的意涵,也回答了問題的答案。若沒事他也不想多跑一趟,但是沒辦法,有份報告書剛好臨時需要用到,若不來拿,誰知道文判官什麼時候才會把那份報告給他。抬眼望了望永遠高聳的桌上,可好了,那份報告現在不知道堆疊到哪個樓層裡去了。
 
「武判,你不懂……暑熱可是會扼殺工作興致的。」文衍喝了口水,擺了擺手,痛心疾首的掩了面,一副夏天是公務員最大敵人的樣子。
 
「地府有冷氣一年四季都很涼爽。」面不改色的敘述事實,是沒看到一開始就寫了暑熱是在人世間嗎?若是人間那些人類知道自己的福壽命定都是這傢伙紀錄的肯定會嚷嚷著說:這個世界沒有神了!
 
「我這詩人般的天性可是很脆弱敏感的啊…哪像你是個木頭啊。」文衍一副"這種事要靠天份"的表情嘆了口氣,一副今天天熱老子就是不想辦公你想怎樣啊的無賴神情。
 
「公文,急件。」武判壓了壓隱隱作痛的額際,再次重申了自己今天前來的目的,繼續跟文判攪和下去自己今天的公文進度是甭想要往前推進,而等下也可以直接替秦廣王大人申請(過勞爆肝死)殉職撫恤金了。
 
「臨時需要,拿完就走。」似乎是想到什麼的補上了一句,而透在裏邊的話很明白訴說著無奈:你當我沒事在這裡看你工作進度…公文拿來馬上走,愛怎麼翻隨你。
 
文衍挑起斜長的眉,興致盎然的看了武判官。這傢伙很少這麼急燥,今天是吹什麼風了?不過今天武判的話跟平常一樣也是同樣的少的可憐啊…倏地眼光一抬仔細的看了看對方的臉色,發現在眼底下的灰色後,瞬間濃厚的笑意在臉上蜿蜒,原來如此。
 
「怎麼昨天又被拉去吐苦水了?」啊啊,聽說楚江王大人又失戀了,八成又跑去武判那裡了吧。眼光掃了掃武判眼底下的灰黑,大概是一整晚沒睡吧!嘖嘖,看黑眼圈的範圍大小…嗯,應該兩三天沒闔眼了,難怪這傢伙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雖然平常也是差不多這樣子。
 
武判扯了扯嘴角算是回答,再不睡覺的話,他想他會成為地府裡第一個因為長官失戀而睡眠不足導致死亡的判官。要知道,每天要處理公文(很多原本要給文判的都會莫名的跑到他那裡…)、偶爾還要處理押解重大罪犯的問題,再加上有個老失戀就闖屬下房裡訴苦的長官,說實在的,當初如果知道是這樣的話,他絕對會拒絕地藏大人的邀請,當個普普通通的死魂也好過當個被壓榨的判官。
 
「唉…沒人告訴你睡覺要鎖門鎖嗎?武判。」算是同情的看了看對方(如果忽視有淡淡笑意浮現的嘴角的話),文衍手腳俐落精準的從某棟公文摩天大廈裡迅速抽出一份文件,文件摩天樓微微的晃了晃就回歸平穩,一點移動都沒有,嘖嘖,自己的技術可是越來越好了。
 
「…事實上這是這個月裡第七只被撞壞的門鎖。」地府的鎖匠已經熟能生巧到換他的門鎖不用一分鐘了,慶幸的是鎖錢向來不用他出。
 
「楚江王大人也真是有耐性,嘛,不過耐力也是那位大人少有的優點了…武判,要是你倒下了,連帶這裡的文件垮了可就不妙了。」低頭看著手上的文件,眼角瞄到了武判身體搖搖欲墜,悠揚的音調提醒著對方別在這裡倒地,倒是沒半分想要移開甚至消除文件山的想法。
 
「怕垮…按時處理。」硬是打起了不知道幾萬分的精神,武判艱難的眨了眨眼,試圖潤澤已經疲倦萬分的眼皮,站挺身子。
 
「酷暑沒有工作慾望。……好了,拿去吧。」用不是理由的理由搪塞過去,抬起頭扶正有些下滑的眼鏡,向旁邊搖搖晃晃的同袍遞出已經處理好的報告書。「你今晚要不要乾脆到我那睡?」開了口的文衍心想著:嗯!我還是有點良心的啊,還懂的關心武判,武判要是倒下,公文全都送我這是很頭痛的呢。
 
事實上文衍的算盤打的霹啪響,這壓根兒跟良心沒啥關係。
 
「謝謝,不用。楚江王大人心情似乎平復了。」武判接過遞來的文件,按照之前的定律,相信都三天了,大人也差不多要找到新的春天了。
 
「難得我有心,要是需要的話,就和我說吧。」揮了揮手,悠閒的啜了口冰水,翹著腳伸了個懶腰,今天再過不久就能下班了呢,約是不會有公文來了(就算有他也不會批閱),那麼,要做什麼消遣呢,是要去逗弄那些剛被拐進來的新手人員呢?還是要上街市看看呢?又或者…?
 
「嗯,先走。別太過火。」看著對方鏡片後的眼閃過的光芒,非常明白其中意涵的武判悄悄的嘆了口氣,在心底默默的給文判找上的目標祈禱三秒,拿著公文就前往第一殿。
 
「慢走啦~」心不在焉的應了句,文衍哼著稀稀落落的小調開始規劃下班前的娛樂。修剪漂亮的指輕巧劃過唇,勾起一抹最漂亮優雅的微笑,起身前往今天的樂趣目標。

  
在夏日涼爽傍晚鄰近逢魔時刻之時,順著文衍離去的方向,藉由哀號聲唯一能肯定的只有冥府某處正遭逢著據說好歹也是個神祇的文判之魔蹂躪,不過看來似乎誰也不打算去阻止。
 
建築公文101的文判和永遠睡眠不足的武判,再加上偶爾不知名某處發出的哀號聲。
就是冥府閻王殿判官室的日常。
 

 
「童話故事都是騙人的,這世界才沒有什麼正常的神。」
                ~語出,第一閰羅‧秦廣王




雜言:

啊啊這個比較早寫所以就先貼上來了(汗)
我死後就糟了啊,地府都給我崩壞了(揍爆)
但是偏偏我又崩的很開心(炸)

果然還是輕鬆小調的風格寫的比較順手比較爽比較開心啊ˇ
(旁邊那個拿槍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