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8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國共—惡夜1

  
  
滿室的寂靜,在沒有一絲亮光的房裡,一片狼籍。
傾倒的木桌、雕花椅翻倒,滑落的瓷杯摔碎了淡金的茶香,浸濕織錦布帛、軟爛一地的黑白。
漆黑的房漆黑的身影,攤坐地上的任由冰涼蜿蜒而上。下顎緊咬著,但仍洩露出了些牙關打磨的聲響,在黑影籠罩下的手握成拳攢個死緊,不住的顫抖洩漏出了情緒,滔天的憤怒。
最是驕傲的人中之龍,立於中國頂點之人,竟然被囚禁在這小房、限制行動!?可笑的是自己竟然到現在仍然無法相信,竟然是最信任的人做出了這般大逆不道的事!平日意氣風發的眉此時在臉上拉出了心痛的摺皺,拳裡的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任由血肉劃破,流下一手的腥紅。
  
倏地,咿呀一聲的門開了,隨著門縫跳入的月光將房裡的場景看的明白,綻出一抹嘲諷的弧度。
隨著月光入室的還有一個人影,背著光讓他的身影此十項是被濃墨給浸染一般,黑的密不透風。但自己絕不可能會忘,縱然現下黑夜將對方的樣貌給擋住,但自己就是知道,該死的知道著。
  
「喀噠!」隨著鞋底踏上地的聲音,對方走了進來,光線在他臉上造出了神聖的弧度,披著披風的身影藉著月光拉長成驕傲,宛若神祇。但自己可知道,對方的本性是多麼的惡劣。
抬高了下顎,收緊了情緒,不帶感情的開了口。
「你來這裡做什麼」
對方輕輕的低頭笑了幾聲,深沉的嗓音在黑夜裡敲響,在笑聲之後抬起的臉上更是一抹彎的囂張的弧度。
「來見見將軍大人,不歡迎嗎?」輕輕的靠在門邊,莞爾的回答。
「哼………現階段我有那個資格說不歡迎嗎?」目不轉睛的盯著,同時也猜測對方的下一步。
「呵呵呵…………的確是……沒有呢。」
「……………你有什麼目的。」肯定句
「嘻嘻,怎麼能說是目的呢…………倒是難得能看到呢,一絲不茍的將軍大人竟然會坐在滿室凌亂的地上。」
咬了咬牙,暗地裡繃緊了神經,聚精會神的觀察房外的情況。
「不用那麼緊張,將軍大人………我可沒帶武器來喔!」挑了挑眉,拉出一抹弧度更大的笑。
「……………漢卿呢?」
「不過是個叛徒嘛,這麼關心他?」撇了撇嘴,維持著一貫的悠閒
「漢卿呢!!」聲線拔高,一開始的冷靜早就隨著時間消磨殆盡。
「呵……你也不用那麼擔心他,他跟其他人在一起。放心……周恩鶆那傢伙很喜歡他,說是個人才,要好好重用。………倒是你一點都不擔心你的現況嗎?」
「我的現況?你們這幫傢伙打算怎麼做?人民公審嗎?還是直接找個杳無人煙的地方把我埋了?」語罷,還不屑的哼了聲。
「哼呵呵呵………將軍大人把自己看的太輕了吧,不才如我怎麼敢隨便找個地方把您給埋了呢。」隨著聲調的悠揚,慢條斯理把腳步的往對方邁了去。
「你們究竟想幹些什麼。」緊盯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加深了警戒。
「呵呵………將軍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呢?」步伐慢慢的逼近對方,優雅的像散著步的豹子,一點一點的把獵物逼近死角,然後再狠狠的咬上,吮光對方的血液,挖出對方的心臟,要連靈魂都一起拉下沉淪才甘願鬆口。眼角瞥見了對方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退,眼裡閃過一抹精光,揚了揚了嘴角。
「還是………將軍大人也很期待我做些什麼嗎……」隨著壓低的聲線彎下了身,抓住了對方來不及向後撤的手腕。
「你個瘋子!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
無視於對方,拉近了距離,湊近對方的細緻臉龐,輕聲:「另外回答,告訴你吧………要是我就絕不會隨便找個地方埋了,我絕對會好好的找個地方,細細把你綁住關起來,與世隔絕………這樣不是比較好嗎?」輕輕的笑著。
「!!!!!!」
「鬆手!!聽到了沒有!!!毛潤之!!!」驚慌失措,致力不讓自己聲線顫抖,強用驕傲偽裝著。對方眼裡嗜血的瘋狂著實讓自己感到了害怕,摘掉眼鏡的掩飾後,平日潛藏在心底的深沉毫無保留的對自己顯露了出來。在狩獵者的視線下,他感到了跌落蛛網的恐懼絕望,直到此刻,他才切切實實的了解到了毛澤棟的可怕。
「噓!在夜裡嚷嚷不好吧?不過這附近也都沒人了,所以其實也是沒什麼差別的了………。」自問自答著,抓住對方的手用上了力,連著身體一起壓上。
「折碎你的驕傲,奪走你的自尊,甚至是滅了那些忠心耿耿的螻蟻後,你還會有這麼漂亮的眼神嗎。」居高臨下的看著對方的黑曜雙眼,一手撫上細緻的頰上,漾出最溫柔的笑,最是輕柔的說出,殘忍。
隨著話語落下,底下的人雙眼睜大,不可置信。
  
  
  
  
  
  
還會.....再俢吧....殷切的期盼不要再停電啦!!!!
國共本篇等我靈感回來(掩面泣)禮拜五的停電正式的把我的腦袋給巴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