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8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腦殘國共-配角列傳00

  
室內,長桌前,人影晃動。
「嗯咳……………………………………」輕咳了一下,想拉回眼前人的注意。
無奈前方人影糾纏,難分難捨你儂我儂好不快樂,連個渣都沒分給輕咳的人。
「叭嘰!!」青筋爆裂!有沒有看過縱橫糾結的道路?跟路比來這青筋是完全不會輸的啊!
依舊恩恩愛愛一直線,好個在天願比翼在地連枝……………我幹!再被忽視下去我是不是作者啊!
 
一個彈指,清脆響亮。「你們兩個死大叔給我停止!!!!!!」拿著跟東北軍借來的機關槍狂亂掃射。
硝煙四起,煙霧瀰漫,在硫磺的刺鼻苦味中,彈殼四散一地,叮叮咚咚落下滿室的………不爽。
「唉,年輕人就是這樣,什麼都急。」留著悉心保養的鬍鬚,高瘦的男子吐著煙圈緩慢的說。
「彈藥很貴的呢,別這樣浪費,要知道這年頭錢不好賺啊…」另一個稍矮的人影揮了揮手,將煙散去。
「不過這氣氛到也不錯,煙霧蒸騰彷彿不在人間,不過只要有你的世界,就是天堂。」深情望去。
「錫山!!只要有你,哪怕是地獄我都願意去,就算是盂盆蛇咬我也甘之若飴。」濃烈回望。
「呵呵,今生有你,也已經足夠了,哪怕高山大海…」深情款款的無差別大放送
 
一個拳頭握,兩根神筋斷,三個青筋爆………從椅子後方撈出墨鏡,戴上,嘴角歪斜的抽了抽。
「他娘的!!!!你們兩不要無視我!!!!」翻桌啦!
……………閻錫山無言的看著斷桌,無奈的停止了滔滔不絕的情話綿綿,畢竟腦門上黑管的灼熱溫度提醒他這個人有多火大。
「你怎麼拿著槍抵著錫山,沒大沒小的,快拿下來。」主婦口吻的馮玉祥驚驚慌慌的想把槍管拉下。
「媽的,再吵我馬上把你們兩給秒了,實現張先生教我的共赴黃泉!」咬牙切齒,只差沒有嚼個檳榔學流氓。
馮玉祥一聽,馬上噤了聲,淚眼對相公(?)
 
拍了拍對方的手,示意以不變應萬變的同時也帶有安慰對方的作用。
閻錫山精光閃閃的眼往上移了點視線, 立於自己前方以俯視角度看著自己的火爆年輕人(如果忽略他站在椅子上的話)。好聲好氣但不失穩重的開了口。
「那麼,找我們倆有什麼事?該不會只是想拿槍管抵著我的頭然後給我一個痛快吧?」直視對方的眼睛。
「要秒掉你的話我請張先生拿個燒夷彈轟了你比較快…把你請來這裡為了幹掉你實在太傷我的心臟了……。」有點無力的回話,連帶的槍管還晃了晃,從腦門晃到下巴再一路晃回太陽穴,嚇的馮玉祥驚呼連連。
「呵呵呵,那麼你的目的是什麼呢?說出來吧!」輕啜了一口剛剛從翻飛的桌上挽救的茶。
「你也知道我找死的在挖國共坑啊= =問一下咩………」
「要問話之前先把槍移開,不然你還沒問完,另一個就先給嚇死了。」看向身旁的馮玉祥,輕笑。
「就是……要問話要有禮節啊,你這小鬼怎麼……」馮玉祥話還沒說完,馬上被打斷。
「嘎啊啊啊!!你給我住口啦=口=#你是星爺西遊記裡唐三藏嗎!!你是嗎!!!」失控暴走。
「玉祥,吃點東西墊墊胃吧,你早上沒吃什麼東西呢。」體貼的遞上點心,還附茶。
看了眼乖乖吃點心的馮玉祥,理智線快斷光光的人終於把槍移開放下。
 
一個盤腿,坐下,右手撈過一杯阿華田,左手抓了一盤餅乾,一氣呵成!
 
喝了阿華田,感覺血糖值稍微提高後,嚼了一口餅乾,把視線頭向前面恩恩愛愛你一口我一口的老夫老妻。
無耐………「我說啊,書裡的那個是怎麼回事啊?」懶懶散散的終於提出問題。
「…書裡?」嚥下馮玉祥遞過的小餅,疑惑的回問。
「哪本書啊?」不虧是老妻,問話的同時還知道要拿面紙幫老公擦嘴巴…………。
「國共的那本書啊,張學良、張少帥的那本!那個同遊世界是怎麼回事啊?」還好有墨鏡,不然要瞎了…
「喔,那個啊」了然的一笑,看向身旁的馮玉祥,牽起一抹溫柔到………你會想殺豬的笑。
「你也知道蔣誡榯那個人,我們在的一天他都是不安心的。」莞爾的笑
「那傢伙見不得別人好!他老早就想殺了我以免妨礙他的獨裁政治!」馮玉祥忿忿不平的插話。
「別氣,氣壞了不好,喝口茶吧。」遞上一杯熱茶,舒緩對方的情緒。「就是這樣,我知道如果姓蔣的打算對玉祥動手,下一個一定是我,我們倆都是他計畫裡的絆腳石。而我也不能就這樣讓他對玉祥動手,所以就先發制人,宣布我們倆是同盟,而且並肩作戰。」看了前方的作者,驚了一下。
「髒死了!你的飲料啦!!快擦擦!!」老妻性的馮玉祥嫌惡揮了揮手,就怕髒東西沾到手。
「=口=…………喔!」從震驚中回復,抽了幾張衛生紙擦了擦嘴,回道:「這算是出櫃宣言嗎?囧」
閻錫山爆出一個跟年齡八竿子超不符的燦笑,握了馮玉祥的手,「我想也該是時候了,我們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走,所以早點宣布也是好事吧?」語罷,還撫上對方的臉頰溫柔的觸摸著。
「錫山…………」這廂是感動到不行的馮玉祥
 
「⊕皿⊕」驚悚到不行!娘啊!!我不想看忘年之愛還拉普拉普的大叔啊(哀嚎)
「這就是傳說中的我們倆是一對,you jump,Ijump!嗎………」擦汗,擦冷汗。
 
「你剛剛說什麼?」視線還盯在愛妻(啥)的身上,隨意的丟了個問題過去。
「我啥都沒說…………………」默默的拿了手機,撥了電話,持續性的把視線放在角落,自我催眠,「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會瞎掉會瞎掉會瞎掉…………………」努力的告誡自己千萬不要把視線轉過去。
  ………………………………………………囧囧囧囧囧囧囧囧TZ
(那是啥啊!!!!我是聽覺錯亂了是嘛!!!!為什麼我聽到蛇吻的聲音還有馮大娘的呻吟聲啊!!)
倏地,電鈴響了「TT▽TT」難分難捨的兩個大叔完全沒聽到電鈴的響聲,連門開了都毫無所覺。
一個箭步撲上前,用盡畢生的力氣,萬分感謝的拉住對方說:「張先生你終於來了啊!!!嗚啊啊啊啊」
張紀毅接穩了撲上來的人影,然後把視線投向前方,接著………靜默。
「……………他們一直都這樣啊?」艱辛的開了口,滿臉黑線,烏雲罩頂。
「從一開始就這樣到現在………」奄奄一息的回答,還附上個老子快要跟耶穌約好會面時間的臉。
一陣見鬼的寂靜,如果忽略蛇吻跟嗯嗯啊啊的聲音五線譜的話。
「………張先生?」明顯的感受到前面的人身體震了一下,然後……僵硬的可怕。
「…………小鬼,我們去吃冰……不然去打靶也好………總之快離開這裡!!!!」驚心動魄的大叫之後,大手一撈,拎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小鬼頭也不回的往剛才來的路上衝。
「O口O」被拎住的人,不是在突如其來的狂衝嚇傻了,而是被撈起的瞬間不經意的看到了背後的景色。
  
我說,中年大叔就要有中年大叔的樣啊啊啊啊啊啊啊!!!!!!!蛇吻就算了!!拔什麼衣服啊!!!
↑以上是拔腿狂跑的兩人心聲。
  
「……呼呼………,我說,下次,找點正常的,來訪問好不好啊………」
「………早…早知道,見鬼的,這麼可怕……,我,絕…絕對,不要,玩…配…配角列傳……」
「總之,我們,先去吃冰吧…壓壓驚………」終於把氣順回來的不羈男子開口。
「!!我要吃巧克力冰!!!!」馬上提出要求。
「好啦好啦~~走吧!」
「…………=口=」
「小鬼?」
「嘎啊啊啊啊!!!!!我把那兩個饑渴的中年大叔放在我家客廳啊!!!!!」
「……啊!對厚,那是你家耶」
「嗚嘎嘎……這樣以後我不敢睡客廳了啦(抖)………」
「小鬼你平常睡客聽啊……你沒房間啊?」
「客廳的沙發軟很好蹭啊!啊!!完了!!!我要換沙發了OTZ」
「………………………………………」可以想像為什麼要換沙發。
拍了拍萎靡不振的肩膀,安慰。「今天我請你吃冰吧………」
「……………好………」
  
拖著沉重的步伐,完全不敢想像那個家裡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兩個人,絕望的往冰店走去。
  
  
   
  
  
  
  
  
…………我果然跟大叔有仇OTZ尤其是熱情的大叔(倒地不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