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8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國共-西安篇3.1

  
東北平定,少帥成了東北名副其實的新頭頭,處死楊常、統一了軍令、政令,這次的行動不僅讓東北為之一震,也震動了南京各派的領袖,全國為之嘩然。奉天的軍事處置措施也加速了南京那頭遣散會議的進行,元月二十五,會議結束。會議內容商訂了武裝力量、軍隊軍備配置、甚至是軍費總開支。此外,更成立了一個由全國主要軍事領袖參加的軍事裁減和整編委員會,用以貫徹履行會議的決定。
  
這次南京會議公開宣布的宗旨,是要使中國主要的軍事領袖共同執掌國家軍權,但也僅止於表面上,合諧。
軍閥們各懷鬼胎,根本不可能實質上的合作,所以也別談縮編軍隊、裁減軍事,軍閥絕不會砍斷自己的翼。更何況,對於他們而言,蔣誡榯,不過是另一個名正言順的軍閥罷了……………。檯上是笑裡藏刀,桌下是洶湧暗潮,各地都在擴充軍備張牙舞爪,在會議過後僅僅幾個月後,軍閥大戰。
  
一開始發出鳴叫的,是以李宗仁等人領導的廣西派,作為先鋒,驕傲挑戰蔣誡榯的絕對權威。但卻在不久後,不可一世的傲氣迅速的在如鬼神般的敵人面前瓦解,就像是被折爛的謝花一樣,在地上倒映出,油盡燈枯。在廣西軍被蔣系毫不留情的打敗後,接連而來的,是更大的混戰。
 
蔣誡榯,是何許人也?中國最強的軍事領導者,是在亂世中狠狠的開拓出了自己的道路的強者。經歷過推翻滿清的同盟會、武昌、辛亥、討伐袁世凱,一路到黃埔軍頭領,他在這刀光劍影的世界中狠狠劈開,殺出一條血路,在人吃人的環境裡奮力向上。蔣誡榯心裡很明白,治亂世用重典,更何況現今的渾沌已經不是用正常的手段能挽救的了,就像要歸於平靜前的浪花一樣,必定會捲起高樓萬丈的水花後才甘於平息。所以他大刀闊斧不留餘地的揮刀斬亂麻,將一切可能會阻礙到他的,狠絕消滅。這就是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他也無法去體諒或理解那些,在這硝煙四起虎獸豺狼橫行的世道,他無力去插手。既然無法針對各個腐敗的角落肅清,那麼就乾脆讓天下大亂吧,攪亂一池春水、混亂整個世間,他才能在其中開鑿出一條通往新世界的道路………。
獨裁,不過是第一步,唯有一隻聽從絕對命令的隊伍,才能替他替這世間開鑿道路。他需要的聽令於他的軍隊,而不是在旁碎嘴的麻雀;他要建立的,是全然不同的世界,而不是舊有世界的妥協改革。剷除異己、收攬軍權,都是手段的一種,為了建立一個重新,這是必須,在建設之前,必須全盤打碎那些過去!在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一個反手將反對派革除,蔣誡榯改組改派。
 
太過激昂的手段引起了反彈,一個接著一個的魑魅魍魎從黑暗聚集,一些不甘手上權力被奪的軍閥聯合了起來,表面上以反對蔣誡榯的獨裁為由,私底下卻是在充滿黑暗的瓜分利益,無恥,但卻是這個世間必然的道理,這就是江湖,色彩斑爛而黑暗交雜。
  
對內有不平之音,對外有蒼蠅繞耳,是考驗也是種磨練。他必須將一切都擋下,不論是對內的政治壓力亦或是必須迎接的鴟梟,汪精衛手下‧張發奎。迎戰,是唯一的選擇,也是他絕對的選擇。
 
一九二九‧十月十九,在國民黨左右派爭鬥方酣,馮玉祥旗下的宋哲元聯合其他將領發布討蔣檄文,準備聯合閻錫山開創新的紀元。戰場的鳴鏑在十月中旬的河南平原上發出了刺耳的尖叫,南北大戰於此正式揭幕。
    
  
  
  
  
  
  
  
  
  
  
  
  
這大概算第三章的序吧?(是說都是章了哪來序囧)
好可惡啊,這段真複雜......真不想整理啊(在地上亂滾)
這篇先看爽...我...我努力不裝死把他打完...我是屍體我是屍體我是屍體
我真正想說的是...我想棄坑囧...我不想在玩打仗了我想要玩同居啊(被圍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