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8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腦殘國共-配角列傳0

  
  
何成濬
,字雪竹(1882年-1961年),湖北隨州厲山人。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被譽為天才的說客和雜牌軍的天才領袖。清末最後一科舉人,後入兩湖書院,與黃興接為好友。其後進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在日期間加入同盟會。孫中山移陵時擔任北平行營主任。護國戰爭期間曾隻身入閩,招募到數個師的兵力。第一次北伐期間擔任總參謀長,在五卅慘案中擔任國民政府的全權代表參加談判,拒不接受日方條約,被日軍監禁一周,以絕食抗議,得以釋放。隻身一人勸說張學良東北易幟成功。何成浚雖是武人,但長於謀略,是蔣介石早期最主要的智囊之一。曾以一己之力,謀划了東北易幟,完成了祖國的統一。因之也被譽為天才的說客。何為人熱心,熱於助人,被人稱為小孟嘗。
腦殘:好大哥啊!!雖然平日沒神經、常常斷神經,但是是個好大哥(拭淚)公事精明、私事落差很好(拇指)
   
  
楊宇霆
(1886年-1929年),北洋軍閥執政時期奉系軍閥首領之一。字鄰葛,奉天法庫(今屬遼寧)人。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歷任奉軍參謀長、東北陸軍訓練總監、東三省兵工廠總辦,奉軍第三和第四軍團司令,江蘇軍務督辦。張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死後,欲奪取東北軍政大權,東北易幟典禮當天拒不參加集體留影。1929年1月10日,楊向張學良提出成立東北鐵路督辦公署的要求,張學良推說晚餐再說,後召警務處長高紀毅進府,晚上楊宇霆與黑龍江省省長常蔭槐被高紀毅、譚海率領六名衛士槍斃於「老虎廳」,奉天稱此事件為「楊常而去」。
腦殘:就是……道上的大哥,會穿凡賽司然後還嚼檳榔的那種(被毆)
  

常蔭槐(1888年—1929年1月10日),字瀚襄,吉林梨樹縣劉家館子鄉人。1910年奉天法政學堂畢業,擔任黑龍江巡撫衙署軍需科充額外科員。後來得到參謀長李景林的賞識,任黑龍江陸軍第1師軍法處長。1928年7月20日任黑龍江省省長。常蔭槐恃才傲物,目中無人,又與楊宇霆勾結,扶植私人勢力。1929年1月10日,楊宇霆向張學良提出成立「東北鐵路督辦公署」的要求,並派常蔭槐為督辦,張學良見兩人咄咄逼人,推說晚餐再說,後召警務處長高紀毅進府,晚上楊宇霆與常蔭槐被高紀毅、譚海率領六名衛士槍斃於「老虎廳」,奉天稱此事件為「楊常而去」。常蔭槐死後,張學良撫卹其家屬一萬塊大洋,並親執輓聯:「天地鑒余心,同為流言悲蔡叔;江山還漢室,敢因家事罪淮陰」。
腦殘:好媽媽一個,雖然平常也很惹人厭,不過在家裡是個好媽媽呀(被拖去牆角歐)
   
 
 高紀毅 ,字什旃,1890年生於遼陽。 幼年家境贫困,十余岁时只身来沈,曾当过店伙计。幼年家境貧困,十餘歲時隻身來沈,曾當過店伙計。1909年先後在奉天陸軍速成學堂、東三省陸軍測繪學堂學習,成績優異,留在學堂任教。 1919年起, 高纪毅在西北边防军任团佐、团付,后任第五营营长。楊宇霆事事為難高紀毅 , 高紀毅曾多次對張學良談到楊宇霆有野心。 1929年1月10日,身为奉天警务处长的高纪毅等受张学良密令在帅府“老虎厅”枪杀杨宇霆、常荫槐,并妥善处理善后事宜。 1929年1月10日,身為奉天警務處長的高紀毅等受張學良密令在帥府“老虎廳”槍殺楊宇霆、常蔭槐,並妥善處理善後事宜。 1929年3月,任东北交通委员会副委员会长兼任奉榆铁路局局长。 西安事變後,曾與東北名流一起發起致電宋氏兄妹,要求釋放張學良將軍。
腦殘:換帖兄弟!野性大過理性的人(啥)
  
 
-----------------------------------------分隔線--------------------------------------------------
   
氣氛很不錯....的凝重,兩尊大佛用豪氣干雲(台客?)的姿勢坐在沙發上,有意無意的不停把瓜子殼往眼前-抖的跟秋天落葉有的比的傢伙。
「…………………那個………請問…………」被丟的人持續抖抖抖的運動緩慢的舉起手
「啊啊啊???老子有說你可以發問嘛!!!」
「啊噗------」被迎面而來的折凳砸中………我說十大兵器之首怎麼會在這裡囧?
把折凳拿下,燈光照下黑影,反射的抬頭
「噗幾--------」軍靴在臉上轉轉轉,還好軍人不用穿高跟鞋啊(淚)
鞋子的主人-常蔭槐用陰影式微笑法一邊用力的蹂躪腳下的東西一邊說:
「搞什麼!!把我們倆請來,才一章就發便當,找死嘛!」
「啊居灰撲勾---」鞋底下傳來語意不明的聲音
常蔭槐難得良心出現的把鞋子移開,臉色仍然不善的問:「你剛剛說什麼?」
悠閒(?)緩緩慢慢拿了毛巾,把臉上的污痕擦乾淨。
「我說,經費不夠」搭上一個燦燦爛爛媲美太陽原子彈的笑容,理智全斷。

坐在沙發上的人影馬上改變了姿勢,分貝一百的大叫:「你說什麼!!!!!」
用依舊媲美烏龜中風的速度把頭轉過去,輕咳了一下,答:「經費不夠-唷ˇ!」
「唷什麼!竟然用四個字就給我交代過去了,你個小王八,找死!!」站起身,大有不歐死不算的氣勢
「用5000來掛掉你們倆個我很給面子了啦=3=」揮了揮手,一臉"去去去!"的表情
常蔭槐阻止了某人的暴動,臉上笑容可掬的問:(只要忽略嘴角還有太陽穴那裡跳跳跳的青筋的話)
「你個性會不會改太快了?剛剛還抖的不成人樣呢」
得到的回答依舊是閃亮亮笑容一枚,不同於剛才的是明顯的有黑影。
「常麻麻,人被虐久了據說就會產生出奇怪的蝴蝶效應(?)會反撲的唷ˇ」
腦內神經斷了一根,拳頭握的死緊,咬牙切齒的說:「不要叫我常麻嘛!!」
露出白亮的牙齒,回了句:「那長媽咪?還是你比較喜歡娘?我個人覺得麻麻比較適合也比較可愛啦……」
話還沒說完,常蔭槐的神經就斷光光了,連跟絲都沒留下。
「他媽的!!不扁死你我不姓常啊啊啊!!」「啊啊!!瀚襄冷靜!冷靜」剛剛的腳色完全被逆轉了。
看了眼前很糾纏(?)的兩個人,默默的拿了珍珠奶茶來喝,然後吐出一句正式讓常蔭槐暴走的話:
「你不想姓常可以姓楊喔?雖然你們倆好像只有老奸勾搭的份,可是我可以為了你寫番外唷ˇ雖然我不偏好大叔。」  
常蔭槐VS腦殘的作者,徹底大敗的暴走。
  
楊宇霆有些恨恨的說:「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了啊?」
挑了眉,還在咀嚼珍珠的人口齒不清的應了句:「忘惹捨嚜?」
常蔭槐的腦門上還有青筋在抽動著,露出一抹陰險的笑,拿了折凳說:「我們有兩個人可以圍毆你啊!」
拳頭擊掌,一副"喔!原來如此啊"的表情讓楊常二人的腦袋只剩下圍毆致死這四個字。
突地,一個彈指聲響起。
「別跟我說你現在有什麼好主意喔?」常蔭槐陰狠異常的說。
「老子今天不扁死你是不走的!!!」楊宇霆手上抓了好幾把折凳。
「可以讓我說一句話嗎?」還一副哀莫大於心死的樣子。
常蔭槐笑了一下,滿意的說:「就讓你有說遺言的機會吧。」
  
突然叮咚一聲,
「我請店家外送剉冰耶,可以先讓我去拿嗎?」附上欠扁萬分的表情一個
「=口="!!!!!!!!!!!」滿意的看到前面兩個人表情突然錯愕萬分,好笑斃了!(拇指)
「唷!你的剉冰來囉,門沒鎖我自己進來了!」一個健壯的身影在門口突然出現。
「啊!我沒鎖門喔?」歪頭有點疑惑的搔搔下巴。
「你竟然沒鎖門!!!!你怎麼活到這個年紀的啊!!!」常蔭槐很無力的坐在地上大叫。
「啊就忘了咩………我又不是故意的=3=常麻麻你不要太氣,這年紀會中風的。」皮皮的替自己辯白。
「不要叫我常麻麻!!!!…………楊老,你怎麼愣住了?」注意到了旁邊突然變成石像的楊宇霆。
楊宇霆愣在當場,臉色有些發青,有點顫抖的伸出手指著前方。
「?」常蔭槐愣了下,順著楊宇霆的手看過去,也僵在當場。
  
「高紀毅!!!!!!!」兩個不同的聲線同樣反應的大叫。
門前方的人影很熟悉,不,更確切的來說,最好是有誰忘記誰把你秒掉的啦!!!!
  
「唷!晚上好啊,兩位大人。」咧開嘴角,揮了揮手,悠閒的打著招呼。
「…為什麼你這傢伙會在這裡啊!!!………重點是,你為什麼是外送人員啊。」常蔭槐又驚又囧的發問。
「唔,為什麼啊?因為是這小鬼叫我幫他買冰的啊。」手往下比了比,一副"人家拜託我也沒辦法"的表情。
「你竟然叫高紀毅幫你買冰!?」楊宇霆嘴角抽了抽,似乎不是很想面對幹掉它的人竟然幫個小鬼買冰。
「天氣熱啊=3=而且你們倆剛剛圍毆我,我自己沒法出去買啊。」對高紀毅伸出了手「高先生,我的冰ˇ」
「等下,他們倆剛剛圍毆你?」阻止對方伸過來的手,高紀毅依舊是維持著痞痞的笑容,臉上的表情沒有多大的變化,如果忽略瞇起而變的危險的眼睛的話,算是笑容可掬?
「!!!!!!!」旁邊兩個人驚悚到個極致。
「是預謀,還沒有實行啦XD」擺了擺手,替旁邊兩個抱在一起有礙觀瞻的中年人辯駁。
「呼--------」鬆了口氣。
「可是剛剛楊宇霆把瓜子殼吐在我身上,常蔭槐用鞋子蹂躪(?)我。」話鋒一轉,馬上報仇。
「=口=!!!!!!!!!!!」馬上又被出賣的中年人在心中想著:去你媽的!你最好不要被我逮到!
「高先生,他們倆個剛剛在幹我媽。」百分之百腹黑氣大爆發。
「我哪有!!」X2這死小鬼是有偷窺人家內心的能力嗎!?這可不是叫做家庭X師的漫畫啊!!
「原來你們倆看過家庭X師喔?」提出疑問。
「………………………」碼的B還真的咧。
  
「好了好了,閒話家常就到這裡打住了。」把冰遞給嗷嗷待哺(?)的小鬼,眼神一轉,發出凌厲的光芒。
「現在讓我們來好好的上一下課,什麼叫做不可以欺負小朋友。」看著那兩個人,把拳頭弄的喀喀作響。
「他哪裡小了啊!!!!!」X2
「狗燃素忽七,痕有末七ˇ高西生,窩不似小朋憂。」譯:果然是夫妻,很有默契ˇ高先生,我不是小朋友
「吃東西不要講話。反正你比我小就是小朋友啦。」盯著前方兩道人影,亮出黑色槍身說:「有疑問嗎?大人?」
「高紀毅,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聽這小鬼的話啊!!」常蔭槐死前最後一發。
「你個大男人還要聽小鬼的話,不丟臉嗎!!」楊宇霆追加攻擊。
  
「高先生果然還是刺蝟頭痞痞的最好了ˇ」困難的吞下一大口冰,坐在靠山旁邊笑著說。
=口=原來如此!!!
「嘛~受人恩惠,當湧泉回報啊。」笑著回應,平頭變成刺蝟頭,幹的太好了!
「格你老子的!!!你們倆有勾結--------」
依舊是話還沒說完,不過這次是楊宇霆先被秒掉了。
「楊老!!!!」孟克的吶喊再度華華麗麗的豋場,真是曠古絕世佳作(拇指)
「啊,這樣常麻麻要變成寡婦了耶,怎辦啊?」抬頭看著高紀毅。
「都說了不要叫我常麻------」跟楊宇霆一樣,話還沒說完,常蔭槐又再一次的被秒了。
「簡單啊,把寡婦也幹掉就好啦,這樣黃泉路上有人相伴。」吹了吹槍口的硝煙,咧嘴而笑。
「說的也是厚!兩個都掛掉就沒有什麼鰥寡孤獨的了。」一個擊掌,恍然大悟!
「儒子可教也!對了,少帥要我問一下,啥時他才能見人。」突然想到可以算是不重要的重大任務。
「喔!快了,不過要等中原大戰打完,那時候他才有功勞可以把妹呀。」迅速的回話。
「知道了!下次要吃什麼再跟我說吧,我先走啦。」燦笑加拇指。
「感謝啦ˇ我會讓你帥到天上的鵝都掉下來。(啥)」也是燦笑加拇指。
「好啦~那我走啦~掰!」一手拖一個屍體,手腳乾淨俐落。
「掰掰ˇ慢走」邊吃著冰邊揮手道再見。
  
  
我只是因為腦袋壞掉所以跑來打這種惡搞到爽的鬼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