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8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國共-西安篇。序

   
張燢樑,字漢卿,人稱「少帥」。
過去,他是頂頂有名的東北軍頭頭,人人恭恭敬敬喊的少帥,也是歸順後的副司令。
曾經,他是將軍身旁最受信賴的人,他隨侍左右,甚至他有穿房入戶的資格。
但是,曾幾何時,往日的意氣風發早就蕩然無存……,祇徒留歲月留下的痕跡,和日益增加的悔恨。
  
「你又在這吹風了,時序入秋,遲早會著涼的。」
一位婦人,自角落的黑暗走出,手裡還揣著一件外衣,輕輕的說道。
「吹吹風整理一下思緒,也是好的,對於我這萬古的罪業。」淡淡的答。
「…………你在這懲罰自己,值得嗎?他不知道的啊…。」晶瑩裡劃過一抹不捨。
  
張燢樑回頭默不吭聲的接過外衣,一聲不響的凝視著眼前這跟了他大半輩子的女人。
曾經墨如黑瀑的髮絲染上了淡淡歲月的霜雪,時間也在她的臉上留下了足跡,踏遍了她曾經年輕的身體。
他是記得的,他從前老愛喚著她大姐的,他分享他所珍視的事物,談遍他的理想,在這女人的面前。
于鳳至,是這伴了他半個人生的人,親過手足,情勝夫妻的人。
「端莊穩重、沉默寡言。」這是外人對她的描述,但她的確人如其名,也恰如其分。
鳳至,鳳至,是啊,她是個如同鳳凰一樣的女性,高貴而自持的女人,帶著母性光輝的女人。
他倆是兒女親家,自小就認識了,但于鳳至不像個妻子,對於他,她是如同親姊、母親一樣的人物。
鳳至老把他當成親弟甚至是兒女一般的,無微不至、噓寒問暖。
鳳至是深刻的了解他,也因為如此而十分不捨,這一切他都明白,明白他有多心疼。
畢竟………,正因為鳳至深深的了解著,那抹黑色的影子對自己有多大的影響,才能理解。
  
「想些什麼呢?」耳邊拂過一絲柔軟,蓮步輕移,牽起幾許散下的髮絲,輕輕地放回耳後。
「是想著那人嗎?」嗓音依舊清柔的像花瓣般柔軟,淡然的聲調漏出了絲絲的悲傷。
「何必呢……………,他不知道啊…………,你真是如此的罪大惡極嗎?大惡到連自己都無法原諒?」
剛才的一方柔荑貼上臉頰,溫柔的觸摸著,像母親一樣的,嘗試著安慰。
  
「就算他一輩子恨我,也是應該的……………………」
他很清楚,是自己親手把那一切給毀的,但若還能重來,他想,或許仍然不會有所改變吧?
他仍然會不停的上書、仍然會兵諫、仍然會不顧一切的選擇這條道路。
自己的脾性,多多少少還是知曉的。
  
嘆了一口氣,于鳳至停止了說話,眼中流露著憐惜,表情透露著嘆息。
明明這兩人就……………………,何苦又苦苦相逼對方呢………
也許只能怨吧,這上天、這造化的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