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98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國共史感想

 
失手被擒,應該是說他從來沒有對張燢樑有戒心過。
若不是現下的處境,他肯定無法相信張燢樑那傢伙有那個膽對他下手。
從前在自己身邊團團轉,像隻小狗般的張燢樑,老是將軍將軍喚不停的小鬼,
現在竟然也有那個能力、膽量囚禁他。
算是自己識人不清吧,沒看清楚張學良的本質
不過就算是自己瞎了眼,張學良背叛了就是背叛了
而自己,不容許背叛。
那怕張燢樑有千百個理由,背叛,就是不能原諒的錯誤。
「咿-------嘎........」耳朵靈敏的捕捉到了那細微的聲響
    
「周恩鶆,到這裡來有何貴幹?」
來人,有著一股學生的書卷氣,那是根深蒂固的氣息,縱使經過了大小戰爭的洗禮。
「將軍,真是厲害!我已經很小心的開門了呢,但還是被將軍發現了」來人輕笑
「少嘻嘻哈哈,說!你到底有什麼目的?張燢樑是你煽動的吧?
 把我囚禁在這,應該不是為了你們口口聲聲說的同胞黨人吧。」如鷹般目光緊鎖不放
「呵呵......將軍言重了,在下只是個小小的共產黨員,怎麼敢做這種事呢?
 更何況,張先生的感情明眼人都瞧的明白,將軍別說你不知情啊?」笑笑的揮了揮手,反唇相譏
「就算知情又如何,我的人,就只能聽令於我。他已經反叛了,就只是個叛徒!」動了怒氣
「真是無情呢.........不過,張先生,您也都聽明了,這下,您還要為他賣命嗎!?」嘴角上勾,是計
黑暗的門邊,出現一抹身影,那道孤影幾乎是跟夜色融合,讓人很難察覺。
「將軍.........」來人正是張燢樑。
    
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周恩鶆的眼睛在這僵持的兩人間遊走。
成熟的臉上劃過一抹弧度,謀略成功的滿足。
反手將摺扇收回,唰地一聲的打破凝結的冰層。
「那麼,小弟就不打擾將軍和部署的相見時間了,先告退了。」
孓然一身的留下,一室的靜默。
  
「將軍............」話還未落盡,迎面而來的厲風帶了一股熱辣。
「你沒有那個資格喚我,在你下定決心要反叛的那一天,你就只是個叛徒!低下的叛徒!」
在那漂亮的臉蛋上,平日的冷漠驕傲已不復在,取代而之的漫天的怒火。
張學良沒有還手,更沒有被賞了耳刮子後的不平,他很深刻的了解,往日的情誼已不復在。
「我明白你的震怒,我也懂是我毀了你對我的信任,但難道......對於這一切你都全然不懂嗎!」悲涼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撇頭,充耳不聞
「你無視東北軍民的希望,放任日軍猖狂,奪了我的軍職散了我的部隊,這作法,
    難道你又真的全然信任我了嗎?我不過就是你的一個部下,對你來說不就是如此嗎!!!」
「你根本不懂的真實的戰況!!算了......我沒有義務向你解釋這一切。」決絕
「那麼我的感情呢?你真不懂我的感情嗎?我不信你完全都不知道。」強硬的扳過對方的肩膀,質問
「你給我放開!!誰准你如此無禮,你根本就沒有資格碰-------------!!」全然的憤怒被掩蓋住
   
「啪!!!」清脆的響聲回盪在空氣裡,隨之而來的除了靜默之外是怒火
蔣誡榯的手上還存有熱辣的麻,張燢樑的臉上紅了一大片,詭侷的氣氛迴繞在兩人之間。
  
「將軍......這一巴掌,是拒絕,還是憤怒我的背叛?」冷靜的問道
「我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給我滾!!!」迎面而來的怒火
「.................好吧,我先離開了,將軍...........................
   不過,從來沒有,我的心從來沒有離開過你............................。」轉身離去,留下枉然的靴音。
  
「...............................可惡。那小子什麼時候.........................」
蔣誡榯倚靠在牆上,思緒亂的糾結在一起,像團毛線球一樣。
寂靜在他的耳邊震耳欲聾,但他卻沒有那個心神理會,情緒雜亂的彷彿不是平日的自己。
晚風忽地吹熄螢螢燭光,散去房內唯一的燈火,黑暗揮灑整個房內,密不透風
黑暗壓的人喘不過氣,心臟也是痛的糾結,只因為那個人,張燢樑。
  
  
   
因為被罵所以只好來繼續打......下面的真的改天再繼續啦(死在地上=>蘿蔔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